我的史学观,战国时代的刘邦

作者:365bet官网平台

我的史学观至少包括了三个方面,一、有科学基础的人文史学;二、多层次多元化的大史学;三、美丽时尚的新史学。一与二是对我原有观念的完善和补充,三是新的添加。用来作副题标识新史学观。简单解释如下:一、有科学基础的人文史学。我对历史学是什么的思考,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,1,历史学是科学;2,历史学不是科学是人文学科;3,历史学是有科学基础的人文学科。简单说来,学科的基本性质是人文的,在对于真的追求,在基础层面上对于文物和史料的处理,对于史实的考订等方面是有科学性的。但是,历史学的终极关怀是人,历史学的本流是叙事,这一点是需要再次确认和重新强调的。我在“打通文史哲,回到司马迁”的呼吁中曾经有如下的叙述:在历史学的基本要素之时间、事情、空间和人当中,人是连接其他要素的根本,失去了人文精神的史学,宛若失去了灵魂。史学人文精神的衰退,连接着史学对于人世关怀的冷淡,也连接着世人对于史学的疏远。古来历史学的主流,是历史叙事。历史叙事,是基于史实的叙事。作为历史学多年来引进科学的结果,史实的确认和精确,有了长足的进步,同时,叙事的忽视和无力,也成了沉重的弊端。今日重读《史记》,赏读和考量鸿门宴及项羽之死的名篇,在确认史事可靠之余,再次感叹太史公叙事之良美。精彩动人的叙事,有根有据的史实,史学和文学间的关联和矛盾,正是史记永远魅力无穷的根源。我心目中史学的楷模,其一端就在这里。二、多层次多元化的大史学。多层次是说人们(基于不同层次的思维方式)用不同层次的方式处理历史,得到不同层次的历史学结果。比如基层的考证,中层的叙述和论述,高层的历史演化法则和历史发展模式,哲学层的史学理论等。多元化是指历史学价值的多元化。作为往事遗留的历史,不仅是一种文化遗产,也是一种文化资源,可以称为历史文化资源。历史文化资源至少有4种价值形态:1,研究资源;2,教育资源;3,娱乐资源;4,观光资源。当我们将历史作为具有不同价值的资源来运用时,得到有不同价值观的结果。经院式史学,主要是在研究和教育的层面上运用历史文化资源;讲坛和影视类,则主要是在教育和娱乐的层面上的运用;博物馆和各地的旅游开发,观光资源的运用是其特点。各有各的价值观和运用法,共存于多层次多元化的大史学中。三、美丽时尚的新史学。西汶艺术网历史学的美,是被我们遗忘了的一个话题。历史学的美,大致有两类,一是发现之美,一是表现之美。探索未知,发现新事,是一桩激荡人心的美事,是生命之美和游戏之美。发现之美,包括发现新的遗迹、新的文物、新的史料、新的史实,也包括提出新的学说。历史学中的发现,历来多作为求真的创意来理解,如果也作为求美的价值来考虑的话,当有不同的意义。历史学的表现之美,就是在历史学的形式和内容当中,明确地追求美的价值,是被彻底地遗忘了,或者说是被偏执于对于真的追求所排斥掩盖了。这与科学主义的兴起有关,也是说来话长的事,将来有机会再说。历史学的表现之美,至少有推理联想之美,传神之美,构筑之美和触情之美。推理联想之美是一种逻辑思维之美,以历史遗留的蛛丝马迹追踪历史真相,以有限的史料复活无穷无尽的远古,须要发散式的推理和点触式的联想,这种形式的美感,与数学推理、法理推理、侦探推理的美感相近类似。西汶艺术网构筑之美是一种结构之美,为了表现不同的历史内容,需要不同的体裁和结构,宛若不同风格的建筑设计,也如同文学的谋篇部局,一种多样的形式美。西汶艺术网[;

缘起近年以来,我一直想寻找一种新的表现历史的形式,作过不少的尝试,其中的曲折,一言难尽,最后归结为一种具体的想法,将汉帝国的历史作综合性的叙述,追求有人物有过程的历史,在汇通各种表现形式的基础上,力求史学、文学和思想的溶合。刚刚完成的初稿,就是新尝试的结果,书名暂定为《新战国时代的英雄豪杰》,算是第一卷的上册。写法上似乎与历来的写法不同,将叙述、论述、解读、考察和感想都一锅煮了,有点不伦不类。自己看来,史事的准确可靠,史论的甄别选取,是有研究根据的,考古发掘的材料和现场,实地考察的风闻和观察,也是尽了力所能及,至于超越时空,连接古今的实感,生动有趣,能够为一般的历史爱好者所接受的通俗易懂,只能算是追求而已。第一卷上册一共有八章,各章标题暂定如下:一、战国时代的刘邦,二、帝国时代的刘邦,三、始皇帝之死与三头政治,四、秦之失政与叛乱蜂起,五、章邯崛起与战事起伏,六、项羽崛起与巨鹿之战,七、秦朝内纷与刘邦西进,八、秦帝国的灭亡与西楚霸王。由标题大致可以看到,本书从刘邦诞生开始,一直写到秦帝国灭亡,在时间的设定上,以汉帝国的创始者刘邦为经线展开,在内容的选取上,并非写成刘邦传,而是力图在表现重大历史事件的过程中,展现各路英雄豪杰的群像。本次发表的是本书的第一章“战国时代的刘邦”,共有十二节,各节标题如下:西汶艺术网一、历史的错觉,二、平民家世,三、出生的神话与野合的民俗,四、访丰县龙雾亭,五、公元前256年以后的战国世界,六、沛县山川地理,七、从模范少年到浪荡游侠,八、战国时代的游侠之风,九、游侠的风范-信陵君无忌,十、游侠侯赢、朱亥、张耳,十一、游侠刘邦,十二、拂臣艰险论,由标题大致可以看出内容和形式来。本书的写作,毕竟是实验性的尝试,有意识的追求,究竟能够达到什么程度,主观的意图,是否能够获得客观的效果,都得由读者来评定。毕竟是有些不伦不类的试作,不知道应当归属到哪里?无所适从之际,承蒙“象牙塔”网主陈爽大兄好意,愿意提供一块园地张贴小文,并嘱我写一缘起和追求。缘起和追求,本来不是现在说得清的事情,不敢不从命,只能就眼下想到的,匆匆写出一点来,算是之一。不过,在写作本书的过程中,我同时有铺垫性的先导研究和整理,选取过其中的一部分,以论文的形式作了发表,全部内容有意在本书的下卷完成后单独集成刊行,作为本书的研究篇。研究篇中有的篇章,直接间接地涉及到本书的缘起和追求,我想不妨介绍其中已经发表的两篇,来为本书的缘起和追求作一点侧面的补充。今年八月,秦汉史研究会第十四届年会暨国际学术讨论会在呼和浩特召开,纪念司马迁诞辰2150周年暨国际学术讨论会在陕西师大召开,我有幸参加两会并作了研究发表。秦汉史年会的发表是“补《史记》赵高列传-兼论始皇陵铜车马御手为中车府令官属”,由出土资料看赵高生平,补充文献记载的欠缺,为赵高作传。本书第三章所叙述的秦王朝政治三头之一,中车府令赵高其人其事的根据,概出于这里。关于赵高的生年,学史出仕,考试入秦宫为尚书卒史的经历,以及他不是宦阉的叙事,都有研究的根据。研究不同于叙事,却是叙事得以立足的根基,基于史实的叙事,是我所追求的综合历史叙事的基点。司马迁会的发表是“论《史记》叙事中的口述传承-司马迁与樊他广和杨敞-”(1)。在文章中,我考察了《史记》名篇“鸿门宴”和“项羽之死”的史料来源,确认它们分别来源于事件的当事人樊哙和杨喜的家传口述,不仅文辞生动壮美,而且史实确凿可信,堪称历史叙事的典范。在文章的最后,我有如下的结语:“《史记》是文学和史学尚未分家时期的著作,文学和史学的分家究竟是有助于史学的进步还是有损于史学的发展,可能是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的事情,也可能是好坏参半的事情。对于倡导科学史观,视史学为科学,极力引导史学向科学靠拢的学者来说,文学和史学的分家,为史学的专业化、规范化、精确化创造了条件,功不可没。不过,文史分家以后,史学日渐失去人文精神,趋于枯燥乏味,脱离一般的读者遁入专家们的殿堂,曲高和寡,领地萎缩,也是不争的事实。笔者以为,历史学不是科学,而是人文学科。在历史学的基本要素之时间、事情、空间和人当中(2),人是连接其他要素的根本,失去了人文精神的史学,宛若失去了灵魂。史学人文精神的衰退,连接着史学对于人世关怀的冷淡,也连接着世人对于史学的疏远。古来历史学的主流,是历史叙事。历史叙事,是基于史实的叙事。作为历史学多年来引进科学的结果,史实的确认和精确,有了长足的进步,同时,叙事的忽视和无力,也成了沉重的弊端。今日重读《史记》,赏读和考量鸿门宴及项羽之死的名篇,在确认史事可靠之余,再次感叹太史公叙事之良美。精彩动人的叙事,有根有据的史实,史学和文学间的关联和矛盾,正是史记永远魅力无穷的根源。我心目中史学的楷模,其一端就在这里。”页码1 2 3 4 5 6 7 8 9 10 <

本文由365bet官方开户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